restoring our biblical and constitutional foundations

                

Recovering Paul’s Perspective on Pastoral Leadership (Chinese)

 David Alan Black  

重新認識保羅對教會領袖的教導 

最近我閱讀一本書,書內有一句話:「帶領教會是世上最困難的工作。」當然,這樣的教會是要求一位牧者獨立背負所有的講道和管理工作。 

是否主耶穌要求我們去建立這種模式的教會呢?相信我們遇到的困難是自己找回來的。如果牧養教會是世上最困難的工作,那這不是主所要求的。耶穌從來沒有把所有教會的工作放在一位領袖/牧者身上。衪把牧者(留意是眾數,弗4:11)賜給教會,這些牧者的任務是要裝備信徒參與牧養工作。牧者和信徒要運用他們的恩賜一起事奉。這是聖經所教導的領袖模式,而不是教會建築屋、預算案、圖書館,或宣傳工作吧了。

今天我要說團隊事奉已經被年青人肯定在不同的職業。我越來越見到許多學生認識到信徒皆祭司的教導,並且為了教會的成長神賜每一位弟兄或姐妹不同的恩賜(林前4:7)。這些學生盼望可以和一群領袖去牧養教會。他們希望在不同恩賜及同等責任的「僕人-領袖」群中一起事奉。他們看自己是屬於一個“領袖團隊”,大家平起平坐,不是上下層次分明的。他們了解到基督是教會唯一的頭,他是大牧者,而下面卻有許多長老(11:30; 14:23; 20:17; 1:1; 提前5:17-25; 提多1:5; 5:14-15; 彼前1:1; 5:1)

    以上所講的那本書內也這樣評語說:牧養工作是世上一個工作每週只需靠三十分鐘的講道就足夠了。雖然耶穌為教會恩賜了「牧師-教師」這職份,也是一個神聖的工作,但這並不是整本聖經所要教導的。每個人都可以直接去看聖經,親自去肯定什麼是真理。但你無法在聖經中找到經文証明一個三十分鐘的講道。或者聖經也從來沒有指明說“牧師”就是等於“講道者”。在以弗所書4:11 這些“牧師”也是“教師”。因為信徒更需要接受教導以致他們知道必須裝備起來被神使用,這才是聖經的真理。另外,在提摩太前書3:2,保羅也強調教導的工作(“接受教導”,在希臘文也含有這意思) 這些教導的目的就是要建立教會,指明所有信徒都要裝備起來使用他們的恩賜在各種事工上。司托特(John Stott)在《以弗所書註釋》中這樣說(167)

「在我們腦海中要有怎樣的教會模式呢?傳統的概念是一個金字塔,有一個牧師在尖頂像一個小教皇在教會中,而其他信徒卻縮在下面。這不是聖經的教導,因為新約要告訴我們不是一個牧師帶領一群信徒,而是有許多牧師/牧養的領袖看顧,並且信徒都一起參與事奉。」

      難道我不同情“一個牧師”擔任“世上最困難的工作”嗎?並不是的,我常為牧師的工作禱告。只怕我們自己找來這種困難。新約指明一個更偉大、更有智慧及更有效率的教會模式,如果我們忽視它那將真正的自找困難。我不會去思考這樣的教會領袖模式。聖經的確不是引導我這樣思考,反而是告訴我一個有許多牧者或人人參與事奉的教會模式。

當許多建築師在十九世紀重建法國哥倫大教堂時,他們並不需要重新畫一個新的建築圖,而是根據十三世紀哥樂(Meister Gerard)當時的設計修建。我們不要重新設計一個教會領袖模式,而只需要記得主耶穌一早設計的模式去牧養和建立教會。我們真的要停下來思考當初保羅教導我們的教會模式。

August 15, 2008

David Alan Black is the editor of www.daveblackonline.com.

Back to daveblackon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