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storing our biblical and constitutional foundations

                

A Great Commission Marriage (Chinese)

David Alan Black  

婚姻的大使命

我已经在许多地方大致地补充过宣教的含义,作为已婚夫妇对神家尽忠的策略。我渐渐地发现好的婚姻的本质,不是陪伴,虽然这是最基本的组成部分,如果通过爱我们想要一种感情依附,那也不是爱。如果你的婚姻有陪伴和爱两种关系,那非常好。但这两者不是好的婚姻的本质,也不构成好的婚姻的本质。在我看来对婚姻没有比一个为某事而活胜于它本身的相互关系更有价值。在我的福音伴侣的随笔中我多次谈起。我相信今天它依然值得再次重申。

我们所身处的社会告诉我们婚姻为保留而保留。不惜一切代价把婚姻快乐当做追求的目标。我不反对婚姻的快乐,如果你是个已婚人士,这不能成为你的目标。我们的造物主是一位偶然发现的神,在我们的婚姻中我们经常有惊喜。但我已经发现喜乐总是一项由基督掌管我们的生命和婚姻的副产品。当祂越来越成为我们关系的中心时,祂的果子在我们的日常经历中就会结得越来越多:那就是仁爱、喜乐、和平、忍耐、恩慈、良善、信实、温柔、节制。

我试图描述的那种婚姻,就像约书亚所说的:至于我和我家,我们要事奉耶和华。已婚夫妇的馨香之气在于在现今堕落的世界尽可能地手拉手一起来为基督而活,这是非常了不起的。我称之为婚姻的大使命。它关乎崭新的视野和崭新的大门正如C.S.刘易斯在他的文章基督徒的婚姻中所描述的:

我认为这是基督所说的一个事物如果它先不死去就不会真正存活的一个很微小的部分。简单说就是试图保持激情不好:那是你能做的最糟糕的事。让激情离开让它死去,继续让死期进入到接下来的更为安静的兴趣和快乐你会发现你总是不断活在一个新的激情的世界里。但如果你决定让激情像定期节食一样缩短或者试图人为地延长它,那激情就会越来越弱,越来越少,最终你就会变成一个无趣、幻想破灭的老人,聊度残生。这是因为能这样去思考理解的人少之又少,以至于你发现你周围很多人到中年的男人和女人们,他们总是沉湎于已经逝去的青春不能自拔那个本应该出现崭新的视野和本应该打开崭新的大门的非常年代。

让我说这种婚姻的观点看来有牢固的圣经根据。在基督徒的婚姻里,丈夫和妻子被他们的造物主呼召融洽地联合生活在一起,但这不是为了合一的名义而合一。注意,例如,古代教会之父德尔图良是如何形容基督徒丈夫和妻子的:他们一起祷告,一起做工,一起禁食、教导、劝诫、相互扶持。。。乐意接待病人,帮助穷乏人不加思量地施舍,毫不犹豫地献祭,毫无阻碍地热忱。德尔图良不是说在基督徒的婚姻里没有性别差别了,那将是荒唐的。他的描述只不过强调双方的性别可以而且必须一起参与属灵的各项活动,每个人可以贡献出他或她独有的天赋和能力。用互补的方式一个人使另一个人得以完全。产生的结果是真正的团队合作,成为把神的各种需要和心愿高于我们自己的一种合一。因此,对基督徒夫妇来说,不仅是要试图取悦对方,而且要乐意并且积极地试图在他们周围的世界,忠实地完成神的终极目标,来彰显神的荣耀和恩典。

我直率地承认在这个自恋的社会,在我们的婚姻中,强调对基督的服事听起来比较奇怪。令我感到惊奇的一件事情就是,当我开始学习新约教导这个主题时,我发现有多次谈论到妇女参与早期教会的服事。我们知道使徒的妻子和她们的丈夫一起参与到福音的事工。(林前9:5)对这段.经文的注释,亚历山大的克莱门总结到使徒的妻子们是同道的传道人,那就意味着,当她们对其他妇女传道时,她们和她们的丈夫一起同工。我们也知道在早期教会,妇女开放她们的家作为教会聚会的地方。(有意思的是经文给出我们在那些教会家庭中遇见的妇女的名字比男人的名字还多)。此外,我们知道普利西亚、友阿蝶和循都基等人也是保罗的同工。后两人甚至分享保罗的为了福音的征战,这也许意味着她们面临着和使徒保罗同样的苦楚和敌对。

保罗描述菲比因她素来帮助许多人,也帮助了我(罗16:2.道格拉斯穆在希腊语对帮助者的定义为来帮助他人的人,特别是帮助外国人,作为当地权柄的代表为他们提供房屋居住和经济援助。穆认为菲比是一个有着很高社会地位和财富的妇女,她将她的地位、资源和时间服务于需要帮助和支持的客旅的基督徒,就像保罗(罗马书,P916)。当我第一次读到这种描述时,我在想:他是在说我的妻子!我的妻子Becky是个注册护士,她把她所有的收入几乎全部投入到我们在埃塞俄比亚的事工,很像路加福音83节描写的一些妇女用自己的财物供给耶稣和门徒。

 这些事实让我开始指向把婚姻作为一种对他人事工的职责来思考。我和Becky很高兴成为神命定的一个团队(虽然还是一个脆弱的不完美的团队)。我们一起服事,不论是满足人们身体和物质需要的实际服事还是语言的服事。我们一起参与教会的培植,我们一起开放我们的家定期接待。关键的词就是一起。我们是基督的同工我们男性或者女性的特征没有丝毫的减弱。

那么,作为婚姻的头,我的任务是什么?耶稣自己回答了这个问题:他是主,但在他的服事中为了他人降卑自己以至于死。丈夫应该把自己放在他所带领的那人之下来满足她的需要。现在我要澄清我不是平等主义者,我相信基于创造的理由在男人和女人之间存在一个次序,这在耶稣的教导里非常清楚。但是让我们再进一步,当婚姻中存在一个神圣的次序时,婚姻也是一个与你一同承受生命之恩的联合。换言之,主从关系无论如何不排除亲密关系。作为头,我有责任提供给Becky肉体和情感的需要,但是此外,我要帮助她识别她的恩赐,促进她的恩赐的开发,为她提供机会来服事他人。我断言,这样做,婚姻中的每个人都能忠实于各自的性别角色,仍作为男人和女人一起在对他人的服事中完全地合一。基于这种感觉我想问一个问题:你的婚姻已经死了吗?因为只有向自我的生活死(乃至婚姻有自我的生活),我们才能学会为了他人的益处,彰显同居同乐的更深的本体的意义。

我重申:我不是暗示在婚姻里不应该有享受和愉悦,或者已有的爱是不恰当的,有罪的。所有我试图表达的是爱不仅仅只是一种情感,婚姻也不仅仅是自我实现的一种方式。有宽阔的视野的婚姻在于服事神。这就意味着甘心乐意地向神打开自己并且希望在公众和个人的生活中给予服务。

最后,我提一下,我曾经读到的伦敦的一个教会在大门对面有一个横幅,上面写道:JESUS ONLY, (唯有耶稣)一次暴风过后,横幅被毁坏了,变成了:US ONLY(唯有我们)。

你的婚姻要向世界传递什么信息?

December 22, 2011

David Alan Black is the editor of www.daveblackonline.com.

Back to daveblackon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