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storing our biblical and constitutional foundations

                

The 10 Steps of Exegesis (Chinese)

David Alan Black  

把握方向

希腊文解经的本质及任务

解经是教会的一项重要任务,它的存在是为了引导人们指向基督和他的国度。正是基于这个最重要的原因,圣经得以确立其在福音派神学院所有课程中的首要位置。在教会的讲道和教导中,需要对神的话语加以清晰的宣读、研究、查考和传讲。教会的建立和改革全靠神的话语。若非如此,教会将不再是原先的教会,她开始自言自语,回荡着世界的声音,堕落到自我中心的敬虔光景中。

很不幸的是,神学院自身也经常存在混乱,致使传道人很多时候也不清楚他们的解经任务。近来,市面上关于释经学的书籍可谓汗牛充栋。这种现象说明:要给解释圣经下一个合宜的定义是多么的困难呀!还有很多的工作需要做。即使在福音派阵营里,也有一些行之有效的解经方法。然而,从最近出版的福音派解经书籍中,我们不难发现一个不争的事实:关于解经的本质和任务,专业人士的观点仍然存在很大的分歧。解经包括各个不同方面:历史的、语法的、句法的、结构的、神学的等等。显而易见的,其侧重点会随着时代和主流文化而改变。

综上所述,圣经学者的解经原则不可能是绝对客观的。他们成长和教育背景中的传统不可避免的被带进他们的著作当中,变成假设的事实。更重要的是,他们不可能长期义正词严地声称已经为自己的解经任务找到了一个最终的、不可简化的、亘古不变的模式。所有解经书籍的作者都可以存着同一个目标:尝试着把自己所获得并领受的与更广泛信徒群体的传统联系起来。因此,接下来的某些重要部分,我会做出一些比较个人化的结论,并建议读者能够审慎的、批判性的加以处理。尽管如此,针对当今教会在解经方面所涉及到的问题,我们仍然有可能在宽广的范围内达成共识。有了这个目标,我们就可以初步的给解经下一个定义,以便展开进一步的讨论。

 解经的定义

首先,我要提出三个问题。(每一次我们坐下来研究新约圣经的时候,都需要这样问自己。)

1 我是否知道自己选的这段经文,应该放置在什么位置才算合乎圣经?

2 我是否真知道这段经文到底在讲什么?

3 别人听到我所做的关于这段经文的讲解,是否能够得到益处?

对我而言,这三个问题在解经方面是至关重要的。所面临的问题从未改变过:我是否真正理解这段经文在最初发生时的历史背景以及在当今社会的实际可行性?每一个采用释经法讲道的人都会提出这些问题。我们不会一开始就问:目前,这段经文意味着什么?取而代之的问题应该是:在当时情况下,它的意思是什么?我们意识到,一段文章,不管是圣经还是小说,必须在其所处的历史背景之下加以理解才是合宜的;另一方面,我们也不能够仅仅停留在这个层面,圣经最终带给我们的思考是:如何藉着它的亮光,来解决当今时代的问题?

在当今这个视觉导向的时代,使用几何学术语来看待这些问题或许会有所帮助。解经涉及到三个彼此不同而又互相关联的角度。首先,解经时,我们进行细致的查询,以便了解其圣经方面及历史方面的背景。这时,我们好像站在圣经之上,鸟瞰全局,希望得到一幅完整的画面;其次,作为解经者,我们需要进入经文里面,站在字里行间,借助一切能得到的文学研究工具,描绘出它的真实意思。解经就是在此基础上更进一步,建立适当的规则和步骤,将其用于语法方面的解释。最后,我们还需要在经文之外有所超越才可以。因为,讲员的任务不是单纯为了明白圣经,更是要给现代的听众(包括我们自己)解释清楚。就这一点而言,我们要站在经文下面,时刻准备着服从神的话以及传讲神的话,让圣经成为重要而且个人化的救恩真理。

解经者委身于合乎圣经的讲道方式,会坚持站在圣经之上、之中和之下。这三中思维方式结合在一起成为解经任务的精髓。我们解经时,有三方面需要进行探索,姑且用不太形象的描述称之为:上下文、含义和意义。上下文又包括历史的和文学的。在历史方面,主要是关于作者以及当时的听众所处的宗教、政治和文化背景;在文学方面则是经文所在的、直接相关的上文下理,以及经文所在的文献之文体。含义的问题包括六个方面:原文的、字义的、句法的、结构的、修辞的以及传统的(经文当中及背后的传统)。意义涉及两项:神学(我们所听到的)和宣讲(我们所传讲的)。

到目前为止,我使用上面讨论到的概念已经讲了不少从解经过程到解经概述。其他方法当然也是可以的。解经最让人着迷的一方面就是晓得重点该放在什么地方。下面介绍我们的方式。

 

1 从上面看           这段经文在什么位置?

A 历史方面的分析     作者和读者当时所面对的处境

B 文学方面的分析     对于整卷书而言,本段经文的价值何在

 

2 从内部看           这段经文要向最初的读者传递怎样的信息?

A 原文分析           最初的经文是什么?

B 字义分析           文中重要的词汇有哪些?

C 句法分析           词语之间如何彼此联络?

D 结构分析           作者如何设置这段文章?

E 修辞分析           作者使用怎样的修辞方式来表情达意?

F 圣传(经外传说)分析  在文中,作者如何利用以前的经外传说?

 

3 从下面看           这段经文该如何应用于目前的生活中?

A 神学分析           文中显而易见的属灵真理是什么?

B 讲道分析           我该怎样传讲这个真理才算最好?

目前显而易见的事实是,解经者的工作涉及到一系列截然不同而又互相依存的规则。尽管经文在圣经中的位置是确定的,然而解经的时候,在历史和文学方面,其意义还是存在许多不确定因素。因此,解经者还是需要考虑经文的历史背景及其整体的写作特点。再者,解经者的语言能力也会影响他对经文的理解。最后,他还要着眼于经文的信息与当代读者之间的联系。

总的来说,解经始于对经文背景的准确了解。如果对于历史和文学因素置之不理,那么解经也将无从谈起。这些因素与经文本身联系不大,可是对于理解其意义却是举足轻重。还有,解经也要求对经文本身有准确的理解。想做到这一点,就需要仔细研究作者在字里行间所流露出来的思想。最后,解经者还需要具备人生经历方面的丰富知识,这样,他才能够对经文进行有效应用,而不是简单罗列一些经文中的事实。

讲道也是分享这三个层面。历史方面,讲道将听众带回到初期教会的传统当中,甚至是回溯耶稣基督的生平;它同时涉及到语法方面,帮助听众进入作者的内心世界,了解他的想法;再者就是个人层面,因为讲道和听道都是个人化的事情。因此,讲员需要站在圣经之上,登高望远;进入圣经之中,勤奋翻译;委身圣经之下,做主门徒。只有这样,他才能够尽心尽责的将神的话翻译出来,使当今的听众受益。

 

解经的价值

假如上述有关解经的的描述较为正确,那么它能够解决释经的问题吗?很困难。在我教授解经学这门课的时候,不止一次听到下列的说法:这听起来很有趣,可是对于理解圣经来说,这真的那么重要吗?这个问题并不是为了引起辩论,相反,有志于服侍神的学生们对于任何有可能削弱圣经权威性的批评都是小心翼翼的。我也是这样。解经和释经同等重要。如果释经成为单纯的语法研究,而与理解交流经文的含义毫不相关的话,那么它无疑会成为讲道的障碍。

 

我确信,如果我们严肃对待解经任务的话,就不必担心会削弱自己或者别人的信心。不要担心解经。我们要认识到,我们针对圣经所做的工作都是讲道导向的,解经的诸多要素与经文在当今社会的应用是相关的,并且会促进我们的应用。在开始下一步之前,我们需要确认前面所提到的实用解经方法,这是很有益处的。

 

发掘经文

历史分析

对于经文上下文的历史和文学研究是有效解经的基础。典型的历史分析包括作者、读者、日期、时间、目的、文化、社会影响和其他相关的背景问题。对于这些因素的敏感不是让讲道成为使人哈欠连天的历史学讲座;只要把最重要的细节简要的加以解释就足够了。Francis Schaeffer在他的讲道《生命的水》(约7:1-39)中做出以下有关历史的描述:

 

住棚节的名称来源如下:上帝命令以色列人在每年的这段时间住在帐篷里,为了纪念他们出埃及之后需要暂时住在旷野的帐篷里。以色列人世代遵守直到如今。在旷野,神两次供应他们磐石流出的活水,因此住棚节时,以色列人也有类似的安排。这种纪念方式逐渐成为节期最重要的一个环节。最后一天,就是最大的日子会安排隆重的泼水仪式,代表神在旷野的供应。圣经之外的资料显示群众在等候过程中热情持续升温,这种单纯的宗教化氛围让人难以忍受。当水倾注下来之后,节期随之结束。

 

Schaeffer接着说:就是在那个关头,耶稣站起来对所有在场的人说:人若渴了,可以到我这来喝。信我的人,就如经上所说,从他的腹中要流出活水的江河来。(约7:37,38)在此,整篇讲章都是围绕着住棚节的历史背景的。虽然不是每篇讲道都需要紧密联系历史,但是在这里,如果不把耶稣的事工与历史背景相联系的话,对于理解他的话语将产生致命的影响。

 

不仅是约翰福音,新约圣经每一卷书都有其自身的历史根源。比如说,大多数的书信都是针对教会中的特殊情况或问题。有关新约概论的课程,其目的就是提供必需的背景信息。作者是谁?写作于何时何地?写给谁?尽管这类信息看上去枯燥而又不相关,但是如果要用当时情境下的语言进行表述,这些信息是不可或缺的。因此,新约概论对于新约具体经文的研究意义深远。

 

    文学分析

除了上述的历史因素之外,文学方面的上下文联系也是值得注意的。通常需要确认三个层面文学分析:正典的、距离较远的和最近的。正典的是指这段文章在圣经中的什么位置。距离较远的是指段落、一章或整卷书。直接上下文是指与经文直接相连的上下文。

 

关注文学方面上下文,对于讲道的益处远超过在传讲方面的需要。Haddon W. Robinson在他的著作《合乎圣经的讲道》一书中提到:把经文放在圣经中宽泛的框架内,就像我们对待一本平装书一样。一个人在阅读海明威小说时,不会只读一个孤立的自然段,可是这个人却会从圣经中抽出一个片段,而忽略其上文下理。有不计其数的人背诵个别的经节,而没有意识到这些经文只是一个较大篇幅中的组成部分。比如,罗马书3:23只是一句话的一部分,可是,我们只知道这一部分,却忘记其余的部分。再者,希伯来书13:5b是神的应许,谈到他是我们的帮助。(我总不撇下你,也不丢弃你。)不过,如果我们忽略了前半句的命令(你们存心不可贪爱钱财,而要以自己所有的为足),后半句就失去了意义。更有甚者,当前的讲道面临一种危险的趋势:讲员抽出某段经文,竭力宣讲,而忘掉了上下文的关系。这种分解圣经的趋势从法国的Robert Estienne开始(1551年)他把希腊语新约改为韵律体,让人误以为每一节希腊语经文都是独立的,没有上下文关系,我们对此有批评的意见。KJV(1611)也采用这种形式。一些当代圣经版本也延续了这种不智的做法。

 

J.W. MacGorman在他的解经著作雅各书第三章娴熟的展示了上下文关系的重要性以及在讲道方面的应用。他的主题是控制舌头。开始提到犹太人的智慧文学,尤其是箴言书。从这个传统出发,雅各也提到舌头的罪。作者接下来谈到较远的经文,雅各在前面提到关于舌头的警告。信徒要快快的听(1:19),人的怒气并不成就神的义。(1:20)若有人自以为虔诚,却不勒住自己的舌头,他的虔诚是假的。(1:26)基督徒讲话时需要意识到他们所说的将会受到上帝的审判(2:12)。

MacGorman通过表明使徒雅各是如何直接警告那些轻率地占据教会教导之职的人来总结(3:1-12

理解经文

如果可靠的解释需要对历史和文学背景的研究,那么同样它需要对经文的语法分析仔细斟酌。新约的学者对此已做出了很大的贡献,从而提高我们对解经这个方面的理解,并且这个领域可以成为高技巧性和复杂性的领域。但是,这样的分析是必要的。只有通过对经文本身的仔细研究,我们才能够理解经文的原意,而不会把此刻我们自己的意思读进经文里。

 

经文分析

解经过程当中没有必要的顺序,但决定最合适的经文就是逻辑上的起点。当解经者在圣经中发现用词表达的取舍时,经文分析就粉墨登场了。经文分析可以被定义为一种尝试确定圣经原意用词表达的方法。新约经文分析是有必要的,因为现存的众多希腊文圣经手抄本呈现出相当程度的差异。这些手抄本所呈现出的差异在主要英文译本中所反映出的频率,已经无可避免地要求解经者们做出有根据的判断。例如,在《新美国标准圣经》的一些版本中把路加福音23:17放到括弧内,并在注脚部分说明many mss do not contain this v。讲道时就无法回避这个问题这节经文到底该不该讲呢?

经文分析对于决定一节经文中的用词表达也是非常重要的。例如,马太福音5:22中没有理由这几个字在大多数现代英文版本里是没有的,尽管我们在KJV里可以找到这几个字。主耶稣是禁止所有的怒气呢?还是他只禁止不义的怒气?绝大多数的学者感觉εἴπῃ(没有理由)这个字是被添加进去的,来削弱耶稣强有力的教导。但是同样一个具有强烈意味的词尾也可以被包含在这个字眼中,而倾向于理解由于过分溺爱而不能生气。很明显,在一个人用登山宝训这一段讲道之前,有必要对经文中的问题理解确凿。

 

词汇分析

确定经文的原始内容之后,解经者必须尝试决定圣经中词汇的意思。这是词汇分析的基本关注(词汇研究),要时常铭记打开经文原意大门的秘诀。词汇分析比起解经过程中的其他方法,更会被滥用。近些年间,新约圣经学者痛心地意识到,即使在像《新约神学辞典》这样有十册规模的巨著中大量的分析内容里,对于特殊背景给予词义的影响,并不总是做到完全和充分的辨识。然而,词汇研究对于解经非常有利,尤其当解经者仔细领会词汇是如何在明确表达过程中发挥真正作用的。

传道人偶尔会发现讲道中的例子,是来源于埋藏在经文中词义的种子里。思考一下加拉太书1:8-9中,保罗在那里用到的ανάθεμα(咒诅)这个词,来描述假教师的结局。在古代文献中咒诅这个词有时被用来指建圣殿时所用的各种奉献礼物,其他时候则表示某些东西被交与毁灭。在希伯来文中herem(חרם这个词也同样有这双重的意思,在旧约圣经希腊文七十士译本中经常被翻译成ανάθεμα(咒诅)。在申命记7:25-26ανάθεμα(and herem)(咒诅)这个词用来指迦南人众神的偶像,而且在约书亚记617-19中来描述耶利哥城。在新约中,ανάθεμα这个词出现过六次,来表示受到咒诅的对象。只有一次是奉献礼物的意思(在不同版本的路加福音21:5中可以发看到)。此处在加拉太书中,这里好像是指那些宣讲错误的福音而被交与上帝愤怒受咒诅的人。传道人在这一点上,会在实际应用过程中受到攻击。许多人可以伪装成传福音的,只在外表上遵守宗教规条,其实却因为扭曲基督的福音,而成为上帝愤怒的对象。

有时候,一篇简介新约圣经书卷的讲章可以被浓缩成一个希腊文词汇。在希腊原文圣经中,《使徒行传》最后一个字是ακωλύτως(没有拦阻)。这个词是《使徒行传》叙事过程的关键和整个主题的缩影:在耶稣基督里救恩的好消息是不能被种族,语言,地理,宗教礼仪的隔阂拦阻的。与大众流行的观点相反,《使徒行传》不仅仅只是告诉我们福音是如何从耶路撒冷传到罗马帝国的。它的重要性在于告诉我们,保罗是如何在传道中攻击犹太排外主义而遭受牢狱之苦,却仍然公开传扬救恩的信息。

尽管词汇分析非常重要,但它仍然是一个有限的工具,就像是一个仆人,而不是掌权者。作为一名希腊文教授,我从来没有为我学生文字研究的能力过分担心过;相反我总是更担心他们是否能适可而止。太多的新约讲道倾向于咬文嚼字,而忽略了词汇所在更广泛而全面的文脉内容,如果我们只满足在这种情况下,那么我们所做的工作也就只是研究个体文字。James Barr曾经特别强调在解经过程中文脉的重要意义:句子(当然包括更长的复句,如完整的陈述或诗歌),是神学命题的语言载体,而不是词汇(词组单元)。Barr在这里所说的是,新约圣经的独特不是在新基督教词语中找到的,而是在词语的重新组合中找到的。Sheik的故事很简明地总结出这一点。Sheik打算送给一个员工一份礼物,这个未来的受益者建议说,那就给(几付高尔夫球棒)几家高尔夫球俱乐部吧。不久,这个员工接到一份电报,上面写到:我为你已经买下了佩布尔海滩(美国地名),并且正在商讨要为你买下 里维埃拉(南欧沿地中海地区)。当然,这个雇员的本意只是用于玩游戏的工具而已。

句子分析

当词汇分析已经山穷水尽了,是时候开始进入句子分析了。句法结构涉及到句子与句子之间的关系,以及其他比单词更大的单元之间的关系。句法结构也包括对时态、语态、语气、格、单复数、以及句子中单词的词尾变化。因为句法结构对于研究作者的思考模式是非常必要的,希腊文的特殊角色在此就派上用场了。作者的思绪过程在中文,甚至是英文语法结构中是无法被确认的,甚至在书面文字翻译上也不奏效。除此之外,句法的问题也经常会出现在希腊原文当中,这样的问题在翻译过程中表现的并不明显。因此,尽管希腊文知识在词汇分析中是非常重要的,但同样在句子分析中也是必不可少的。

再次在这里提到希腊文《圣经》当中提供了多处关于起解经作用的例子。通常在希腊文《圣经》中动词的时态对整句意思的影响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比如说,当传道人在传讲哥林多前书15:3-4的内容时,讲到基督受死(ἀπέθανεν),埋葬(ἐτάφη),显现(ωφθη),但是基督已经活(且其复活的这个状态一直影响到现在),传道人揭示出一个基于新约圣经的有关福音的重要方面,却是被绝大多数译本埋没了的。已经复活是希腊文当中的动词完成时态,这是为了使基督复活的永久性和他复活永久性所产生的结果与基督受死,埋葬和显现的暂时性来做强烈的对比。

有时一整篇的讲道是以希腊文的句法为根源的。W. A. Criswell对以弗所书5:18讲道的信息是以被圣灵充满的命令命名的。他以研究充满fillπληρουσθε)这个词开始,并且对比了新约圣经中充满的其它同义词。这篇讲道的主体就直接由动词被充满πληρουσθε( be filled )的语法变化而来。

1.上帝命令我们要被圣灵充满(这里用的是祈使语气)

2.这个充满是个反复的经历(这里动词是现在时态)

3.我们必须降服于圣灵的带领(这里是动词被动态)

在这篇讲道中,希腊文句法已经打下了一个坚实的基础,就像把钢筋嵌入水泥中。传道人有责任对每一篇讲道进行语法分析,尽管有时可能不需要这么深入。

希腊文的句法知识也可以成为问题集中的经文注解中的重要因素。比如说,希伯来64-6中所描述的蒙了光照、尝过天恩的滋味,又与圣灵有份者的离弃。即使他们真的愿意认罪,悔改还是于他们无份吗?在这里,希腊文句法显明了盼望,因为第六节当中的现在分词表明如果这些背弃者没有继续羞辱并将神的儿子重钉十字架,他们是有改过自新的可能性的。换句话说,作者似乎在说那些一直不认基督的,最终基督也不认他。

 

结构分析

一旦解经者已经慎重定夺了措词和句法,那么其他的问题就都是关于文体的复合构成了。如果说句法关注的是单词与其他词汇组合在一起的意思,那么结构分析关注的就是从句和大的语意单元合在一起所表达的意思。如果定不下来每一个是什么,那么你就不能说其中的任一个是什么,对于结构的研究是解经必不可少的要素。而这种结构往往不能被翻译成另一种语言,因为译者只能用另一种语言的语法系统。如果解经者只参看英文译本,他们就不得不猜测原文中的主要点和次要点的区别。

解经者们发现段落解构图示对于掌握文章的结构是很有帮助的。而这个过程就涉及到重写这一段落的经文以便看清每一部分是如何与整体关联的。Haddon W. Robinson称这种图示法为机械布局,而Walter C. Kaiser 则喜欢用句法成像。Gordon D. Fee 用题目为句式流程图的文章提供了几个建议性的例子供研究。然而最有帮助的可能是Johannes P. Louw的冒号分析法。而且这种方法本身就是以古希腊文为基础的。然而重要的不是这个名字,而是学生们能看到经节的基本意思并能纵观全篇的必要性。

结构分析如何能使传讲清晰明了呢?一种是讲道式句法关系。最好的讲道大纲是直接依照原文本身的结构。以下,希伯来12:1-2的分析演示出传道人如何通过对原文结构有清楚的认识,而将道向大家传达明白。

 

Τοιγαροῦν καὶ ἡμεῖς, τοσοῦτον ἔχοντες περικείμενον ἡμῖν νέφος μαρτύρων, ὄγκον ἀποθέμενοι πάντα καὶ τὴν εὐπερίστατον ἁμαρτίαν, διʼ ὑπομονῆς τρέχωμεν τὸν προκείμενον ἡμῖν ἀγῶνα,2     ἀφορῶντες εἰς τὸν τῆς πίστεως ἀρχηγὸν καὶ τελειωτὴν Ἰησοῦν, ὃς, ἀντὶ τῆς προκειμένης αὐτῷ χαρᾶς, ὑπέμεινεν σταυρόν, αἰσχύνης καταφρονήσας, ἐν δεξιᾷ τε τοῦ θρόνου τοῦ θεοῦ κεκάθικεν.[1]

 

therefore let us run with endurance the race set before us

having so great a cloud of witnesses surrounding us

laying aside every encumbrance and the easily entangling sin

fixing our eyes on Jesus the author and perfecter of faith

who for the joy set before him endured the cross and despising the shame sat down at the right hand of the throne of God

(让我们)奔那摆在我们前头的路程,存心忍耐

这许多的见证人

脱去容易缠累我们的罪

仰望为我们信心创始成终的耶稣

他因那摆在前面的喜乐,就请看羞辱,忍受了十字架的苦难,便坐在神宝座的右边

这些基本的语意单元就像田径场上的白线一样显眼。主题在左边,次要的元素排列在右边。在第一行中只包含一个独立的限定动词(τρέχωμεν),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作者表达的要点:忍耐地奔跑。在那之后是三个修饰限定奔跑的分词从句:(1)是有许多的见证人已经跑完了,并且是我们现今这一代也能够完成的;(2)如果不弃绝个人的罪,没有人能完成这个目标;(3)忍耐奔跑时必须要仰望耶稣,这位为我们信心创始成终的。剩下的部分是对耶稣的描述,表明了奔跑路程的高潮之笔耶稣,以及祂是谁。通过把这些元素精简到一个大纲,传道人可以把对结构的分析直接运用讲道的结构当中。

 

经文: 希伯来12:1-2

题目: 为得胜而奔跑

主题: 基督徒被呼召出来效法基督的榜样,过谦卑和顺服的生活(存忍耐的心奔跑)

大纲1. 对我们的鼓励(既然有这么多的见证人)

      2. 我们的缠累(脱去缠累我们的罪)

      3. 我们的榜样(仰望耶稣)

 

这个简单的大纲清楚地演示了通过对希腊原文的分析,传道人如何把理论变成实践。在概况经节内部结构以形成大纲的过程中,可以强调作者明显的思想而不用顾及其他次要的或是理解时加进某人最喜欢的主题。但这并不是说每一篇讲道都要按其原文照搬过来。比如说,耶稣的比喻,就从来没有演绎推理的限制强加于一代又一代成功的传道人们。然而,即使讲道的轮廓最终是出于其他因素而定的,但经节的形式往往会倾向于某种形式的讲道。

 

修辞分析

当我们从对结构分析的研究开始转移到从文学角度研究《圣经》,我们就踏入了修辞分析的领域。尽管修辞分析最初是被主要运用在《旧约》中,但是它同样对《新约》的研究学习也是一门受欢迎和被需要的补充工具,这项工具是一门我们通过对文学修辞手法学习而试图去澄清对《圣经》理解的基本工具。古代作者会经常的使用这些为了帮助读者去理解《圣经》当中的原意或是在真理的解释中去劝教他们的修辞手法。修辞分析作为阅读《圣经》当中的艺术工具,它对整本《圣经》作了仔细的研究,对与文法中的组合技巧(例如:平行结构修辞法和交错修辞法),还有对从表面现象到实际意义的关系的判别,因此,释经者应当总是允许自己去思考在《圣经》当中的修辞用法可能会直接地给予出在解经当中所存在问题的答案。

在过去的二十年里,在《新约》当中所出现的修辞法句型已经被很平凡地探究。例如,在约翰一书2:12-14节当中,有三类的人他们分别代表着τεκνια(小子们)πατερες(父亲),νεανισκοι(少年人),从最初世纪开始上述这种用法就开始给释经者带来了很多的麻烦,但是当我们把它定义为是一种写作上的分布修辞手法时,这时我们再来看《圣经》当中的这句话就变的更加的明白易懂。在这种分布修辞手法当中,把一个部分的内容按照首先和其次等顺序分布成以小部分组成的形式,这样小子们就作为其中的一部分,紧接其后的就是在会众当中这些有着成熟灵命的人(父亲们),还有这些在灵命初期当中的人(少年人),这个总结被使徒约翰的惯用法更深地和更远地证实与支持,因为在《约翰福音》当中τεκνια(小子们)这个词恰好被反过来用,是指那些在主里忠心的人,但是对于πατερες(父亲),νεανισκοι(少年人),这两个词在《圣经》当中却从来没有被用到去指所有人。如果一个能够去分析和鉴别《圣经》当中修辞句式的牧师,那么他可能就会在各样的会众中来这样的传讲这篇道,τεκνια(小子们),这里首先所提到的小子们是指整个教会,其次在这里所讲到的是πατερες(父亲),νεανισκοι(少年人),这两个不同的人群, (父亲们)这个词所代表的是属灵生命成熟的人,(少年人)则代表属灵生命初期当中的人。

修辞批判领域就好似一个被精心照顾的花园,在这个花园中各式各样有希望的种子被种植起来,并且在这里我们甚至可以目睹到这些种子的成长。但是想要去收获任何的果子,解经者必须原意在《圣经》当中深情的徘徊;丰富而美丽的果子通常会躲避那些漫不经心的旁观者。比如说,我们很早就知道了关于希伯来书12:1-2节中的句子架构是怎样引起读者的关注和如何描绘了基督的工作。现在我们就一起来观察通过在《圣经》当中的修辞架构是如何加强巩固核心要点

A  having seated around us such a great cloud of witness

B   setting aside every weight and clinging sin

C    with patient endurance

D      let us run the race that is set before us

E        Fixing our eyes on Jesus the author and perfecter of faith

D      who for the joy that was set before him

C     patiently endured the cross

B    scorning the shame

A  and has taken his seat at the right hand of the throne of God

我们既有这许多的见证人,如同云彩围著我们

B   就当放下各样的重担,脱去容易缠累我们的罪

C    存心忍耐

D      奔那摆在我们前头的路程

E        仰望为我们信心创始成终的耶稣

D      他因那摆在前面的喜乐

C     就轻看羞辱

B    忍受了十字架的苦难

便坐在神宝座的右边

上述的写作方法在修辞手法中被称作为交错配列修辞法(chiasmus, 是一种倒影平行修辞方法,在这个修辞法中,整个句式结构的中轴线是着重点。探索这种修辞法的模式不仅仅是关注作者写作文法上的一个艺术象征,而且它也表现出在这个整篇句式结构当中的每一个小分句和引起关注的核心句(仰望为我们信心创始成终的耶稣)的相互关系。当一位传道人为了使会众能够被引领到《圣经》当中的更深层的含义里而传讲这篇信息时,他可以将类似的段落分析打印在教会周日崇拜用的小单张上或写在教会的布告板上。

经外传说(书卷)分析

以上论及的五种方法,在理解经文上是非常重要的。然而,也有几种其它的方法会提供一些见解,需要再次提及。这些方法通常被视为批判法(criticism),这个词并非带有反对圣经的色彩。最初,这些方法在福音派中被怀疑,后来它们不断地采纳为释经工具。为了便捷的原因,我们将这些批评法归于经外传说分析中。这里所用的经外传说分析是关于如下的一些事情:目标任务(工作)背后原始资料的本身地位和范围程度,一卷书的综合特点性质。

以及作者对被用来完成一项目标任务(工作)的经外传说的贡献。经外传说(书卷)分析已经表明新约圣经书卷是曾经如何经过长期和复杂的汇编,写作,和编辑,才成为最终作品。圣经学者一般是在史料批评(source criticism),形式批评(form criticism, 和修订批评(redaction criticism)之名下进行经外传说(书卷)的各方面的研究。

第一种方法 史料批判,是在1863年到1924年之间发展而来。它探求回答的问题是:在作者们开始他们的写作之前,有多少的新约资料素材已经存在?先期存在的经外传说(书卷)跨越范围可能包括从简单的承认耶稣是主(林前12:3)到林前15:3-5中对福音的具体总结。大部分福音派的史料批判都假定很大程度的对观福音书(马太,马可和路加)的资料来自于文学书卷资料。史料批判也对这几卷福音书的可能的写作上的相互依存性作了研究。关于解释马太,马可和路加之间书写上关系的主要假说叫做双文献假说,因为它提出了马可的在前性, 以及它随后也被用于马太和路加,也加上被用于马太和路加中的箴言资料(叫做Q)的存在。 其它的理论,例如主张马太的在前性或者路加的在前性,使对观福音书批评极其复杂。但是,也因此不是对解经没有相关性。最简单来看,史料批判要求我们认真对待福音书作者所展现的独创性的高级程度,这种独创性非常伟大以至于任何一卷对观福音书都可被看作是先写的。

基于史料批判和从它派生的一项运动叫做形式批判,它是在两战期间发展起来的。它的目的是进到被福音书作者所用原始资料的背后,一直到口传时期(公元后30-50年),来分离和分析在对观福音书经外书卷中的个别书写部分。这些部分, 也叫做段落(pericopes, 可以划分为几类:比喻,神迹故事,耶稣故事,悲痛等。 出了题材的分类,形式批判也与早期教会生活中经文功用的评价有关。 对形式批判的一个基本假设是,关于耶稣的经外书卷的保存影响了它的形式(Form)。 当关于遵守安息日,离婚,或一些其它事情的疑问出现时,很自然会想到耶稣对这些事情的教导和论述。对早期原始资料摘选的分离和对它们在教会生活中应用的发现,有助于释经者获取对经文下的社会问题和礼拜仪式的理解。 这样,举例来看,有可能叙利腓尼基女人的故事(马可7:24-30)原本被记住来回答下面问题,耶稣是如何对待那些在犹太人之外的人?在早期教会的讲道,教导,敬拜 和争辩中, 是这种生活背景解释了为什么许多福音书摘选被保留和记录下来。这样看来,形式批判虽然有时非常主观,却能够阐明对经文记忆和记录相关过程 ,也能够引向对在早期教会经历中的圣经中生活的更深理解。

修订批评(Redaction Criticism)是在原始资料(source)分析中的三个分枝中的最近的一个,出现于二战的后期。 词汇修订是指在我们现在的福音书形成时,福音书作者利用在他们的原始资料所籍的编辑活动。修订批评(Redaction Criticism)远不止把作者们看作是原始资料的汇编者,更有着自己权利的作者。已被表明,福音书作者们从原始资料中筛选,安排,呈现来阐述他们自己的神学观点和中心主题。例如,在每一个关于试探的记载,释经者发现只有在马可的记叙中,含有耶稣被试探的细节并与野兽同在一处(1:13)。 马可提及这些野兽可能用来向他的罗马读者强调,他们所经历的对主耶稣并不陌生,尽管他们当中有人正在角斗场遇见狮子。 也有许多关于修订批评(Redaction Criticism)的其他例子可以列举,但是解经者们当记清楚,对他们来讲,重要的是,所研究的经文可能显示一些编辑上的特征,这些特征会提供一些线索对章节有更深的理解。

 

经文应用

除了这些方法来引导我们解释背景和经文意思之外,还需要一些特别的方法使我们明白从过去的经文信息到现在的重要性。然而,到目前为止,已经很清楚,上面所学的所有方法都与讲道有关,即使在传统上他们还没有被从本质上定名为讲道学。 例如,如果我们对经文的历史和文学方面了解得越多,就越有可能在讲道中浮现,因为讲道很大程度上依靠于我们对今天环境形势的认识判评,而今天的环境形势又与在经文中所讲的类似。同样,语法解经也是讲道必要的前奏,尤其是当圣经经文本身不太明确时,产生原因是由于传递过程中的变动(对经文分析的考虑),或者由于经文和现代读者之间的语言和历史的代沟(对词汇,句法,结构,修辞和原始资料批评的分析的考虑)。即使不能读原文的教会信徒都可以通过现代译本的脚注而识别出这些问题。因此,我们越是能全面的考察原文作者的意思,解经的进展也会变得越准确,讲道成果也会越丰富。

现在已经很清楚,为什么这第三方的解经理解(关于经文对现代读者的重要性)是必不可少的,也是不可回避的。无论什么情况下,当圣经被当作经文来对待,而不只是一个可解析的实物时,合适而有效的解经就像其他技能一样成为讲道者的天职的基本的要求。 就像我们所看到的, 敏锐的解经能显露许多方法使讲道发掘出经文对今天的意义。因此,对解经的信心委身不是在解经过程中被弃之一旁,恰恰相反: 因经文存在是为了向有信心的人群讲话,所以各人运用经文和其他的运用都必须与其相符。(86页上头)

那么,在从经文转到讲道的最后一步,希腊文的角色是什么?我个人的观点它基本上是建议性的。说希腊文的角色是建议性的,不是降低语言的重要性;而是指它被用来提供一个支持基础,使讲道者能够完全基于经文的历史和语法环境。 借用另一位新约老师的想法: 当一位新约教授写出圣经讲章时,他不是在轻率地对待别人的成果他只不过要在自己研习的一个重要方面(也就是最有意义的或是应该的)结出果实(86页中部)。换句话说,新约解经只有在经文被应用到今天的世界时,才会完全。同时,圣经在生活中的运用,也是最初圣经写作的原因。

当然,有一点非常明显:就是很不幸的事实是,讲道经常从轻率地对待经文而来(如果经文被研究过的话)。 Haddon W. Robinson曾这样描述过此问题:在讲道中忽视和避免对经文本身的教导,是对讲台的亵渎。Robinson的意思是指忠于经文不是一件可以随便选择的事情;它是本于圣经讲道责无旁贷的特征。 讲道者的责任不是让经文具有实用性,而是应该深入经文以发现实用性。这样,当经文被忠实地对待时, 希腊文就有利于对讲道提供符合圣经的重点内容,以及对讲道所采取的形式特征提供有价值的建议。

结论

我们已经看到,解经的目的是解释经文对原始听众读者的意义,和对今天听众读者的意义。最基本的解经原则是,经文的意思就是作者所预期的意思,而不是他对我意味着什么意思。符合圣经的解经 是在作者意图和语法形态的界限内产生的。

我们也已看到,符合圣经的解经是一项缜密的行动,包含背景,意思,和意义(重要性)一些问题。关于背景的问题,会帮助我们在一个距离我们年代久远的环境中来定位经文。在此阶段,目标是在历史和文学背景中,获得一个对书卷的宽阔全景。关于经文意思的问题,会带领我们尽可能仔细和彻底地从头至尾学习经文本身。 这里的目的是理解作者写给最初的听众读者时,他脑海中所想的是什么。最后, 关于经文意义的问题,通过斟酌经文背景和语法解析的结果 以及敲定它们如何服务于全面的经文解释和应用,来帮助我们做出综合安排。 历史和文学背景,原文经文,词汇意思,句法(句子结构),形式结构,修辞形式,原始资料历史,所有这些会加深我们对经文的理解,但是,这都不是目的。解经的目标是领会经文作为神活泼而永久的话语。

这一章的目的是显示最重要的相关步骤,以达到上述目标。为前面讨论的多种解经方法做出三方面的总结: 第一, 至此我还没有试图多做解释,就每种解经方法是如何有时把大为分散的研究思路集中起来。这样,在我主张一种全面的解经方法时,也在间接反对解经过程中的片面(段)解经的现代倾向。本章所论述的每种方法,只是圣经学生应当运用的所有方法论的一个方面。此外,当每种研究方法在发展和运用中有充分地参阅正典和所有其它方法的经验时,他就最有实用性。我们今天所面对的解经任务就是它的整体性;同时,任务的一部分也要破除在释经的各种方法之间所竖立的障碍。用一个比喻来讲,如果三个旅行者要沿着不同的路线探索美国,一位从加利福尼亚开始向东行动,另一位集中探索太平洋西北,第三位的探索仅限于东部沿海地区,如此,他们会认为他们在三个不同国家。尽管各个方面都存在多样性,美国却是一个完整的国家。同样,圣经经文可以从许多不同的起始点来解释,没有单一的释经方法能看作是详尽无遗解释圣经意思。

第二点,当我在按照以上探讨的条理次序对解经做出各个方面的安排处理时,这并不意味着我在建议解经的过程就是一些步骤的机械的连续或者所有的步骤都同等地可以运用于所有的圣经章节段落。我们的探讨仅仅被理解作为对解经的总体框架原理的描述。在解经的实际运用中,解经过程可能会进行得大不相同。对有些圣经段落而言,历史性的文题会具有极大的重要性,然而对其他而言,重要性可能会表现在词汇上或句法上。此外,尽管看起来很有必要把意思置于意义之前,这是在Interpreters Bible一书中体现的原则,在其中解经(exegesis)被置于讲述(exposition)之上,但这种可爱的区分差别不太可能。在实际运用中,我们经常会发现我们自己在解释圣经和应用圣经之间穿梭不定。实际上,一个没有学会在这两者之间走动的讲道者,他所创作的讲章很有可能会把现代的问题强加给经文;或者相反,会把语法解析和福音传讲混淆起来。需要强调的是系统学习所有步骤的必要性,以便使我们不会忽略意思的任何重要方面。这包含解经的各方面的相互联系,斟酌各方面的意义,决定他们是如何服务于整体的圣经解释。

最后, 我们需要好好记住,解经(exegesis)是一门艺术,同时也一样是一门科学。在解释新约圣经中,我们很快发现,答案和问题一样多。然而,这并不意味着,所有的答案都同等地正确。解经(exegesis)要求我们努力工作以至于从事先形成的释经(interpretation)中捍卫经文,也保护我们自己。我们的任务有点像变魔术,是要把在我们和经文之间阻隔的墙变成能够让我们看清和明白经文的玻璃。 要做到这点,我们需要一些特定的释经原则,以防止把那面玻璃墙变成一面镜子,而在镜子里我们自己的反射像把经文遮住了。因此,解经(exegesis)的必要性在于我们让经文本身来解释自己,从而避免改动经文来适合我们自己的预先期望和假定。

停下!想一想

你能否停下来简短的总结一下本章所探讨的每个解析步骤,和它对解经过程的贡献服务?是否有一些步骤看起来对你没必要? 你又是如何用于我们不同的方式来解经的?

 

[1] The New Testament in the Original Greek : Byzantine Textform 2005, With Morphology. Bellingham : Logos Research Systems, 2006, S. 12:1-2

September 2, 2011

David Alan Black is the editor of www.daveblackonline.com.

Back to daveblackonline